我是不会放弃挑染的,聖让我放弃也不行,没用的,嗯。

有猫在(四)

这次1500+

===========

(四)


  吃完饭好不容易打发走这两个逗比,江烁抱起趴在沙发上直打哈欠的秦二往卧室里走。


  到了卧室,江烁坐到床上,抱起秦二,一人一猫脸对着脸,他凑过去,用自己的鼻子蹭了蹭猫的,“秦二你要不要洗澡?”


  猫愣了一下,随即“嗷”的一声挣扎起来,挣脱之后立马钻到床下藏了起来。


  ......好嘛,这次连尾巴都藏起来了。


  江烁撇撇嘴,站起身走向浴室,“不洗拉倒。”


  门锁上了,不一会儿就传来衣物脱落的声音和水声。


  猫从床底探出脑袋,猫眼溜圆,看着浴室的门。


  ===============


  江烁从浴室出来后发现秦二早就窜出床底在枕头上趴好等他了。


  他哭笑不得的走过去,摸摸那一身长毛,惹得毛团子喵呜叫着不停地扭头去咬他的手。


  江烁低声笑了起来:“好啦,不惹你了。”


  他低下头,蹭了蹭猫咪的额头,关掉了灯。


  “晚安,秦二。”


  “喵呜。”


  ----------------


  没有温暖有力的双手来抱住自己颤抖的身子。


  也没有母亲温柔的舔舐。


  来到这世上最先感受到的,就只有鲜血和寒冷。


  还未被温暖就过早感受到了寒冷。


  还未被保护就过早感受到了遗弃。


  还未来得及憧憬就过早感受到了残忍。


  干涸肮脏的血液沾染乐乳白色的脚爪,母亲湛蓝无神的眼睛大张着,凝望着惨淡的星光。


  畏缩在母亲渐渐僵硬的身体下,摸索着,想要留住这仅存的温暖。


  眼皮太重,没办法睁开。


  于是一直浑浑噩噩地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


  “秦二?”


  “秦二!醒醒!”


  “喵呜?”听到江烁焦急的喊声,秦一恒一个激灵睁开眼翻过身不解地看着他。


  “吓死我了你,刚一睁眼就看到你睡得翻白眼。”见它醒来,江烁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怎么了?做噩梦了?”


  秦二眨巴两下眼,然后就钻到江烁怀里去蹭。


  糯糯的喵呜声叫软了江烁的神经,江烁抚着它,自言自语:“你说你到底是猫还是秦二啊?秦二的话怎么可能这样撒娇,可是说是猫又......”


  剩下的半句话生生地被手机铃噎在喉咙里。


  江烁掏出手机看了看,回过神来把猫放在床上,“乖儿砸爹去接个电话,回来再抱你。”说着关了门走到客厅。


  “喂,白开,什么事啊非得大清早的来电话。”江烁笑着接了电话。


  然后僵住。


  因为白开说——


  “秦一恒他......大概不会回来了。”


  江烁拿着手机,愣了半晌才抖着声音问:“......不是说没事吗?”


  另一端沉默了片刻,白开清了清嗓子说:“这个......估计错误。”他停了一会儿才开口,“秦一恒的情况有点复杂,那只猫......已经死了,所以,想要完全恢复的话可能.......很不现实。”


  一时两边的人都没有说话,房间里只听得见江烁压抑的呼吸声,他捏着手机的指骨关节泛着白。


  “......我知道了。”最终是江烁先开了口,手也松开了劲。


  白开简单安慰了两声,江烁低声应着。大概是觉得这种事再安慰也没多大用处,电话那边的人叹了口气,要江烁照顾好自己就挂了电话。


  江烁慢慢地把手机从耳边挪开,指骨又泛起了白。


  等到回过神时,眼前已经蒙上了一片雾。


  他抽抽鼻子,擦了擦眼,起身走向卧室。


  打开门一看江烁有点哭笑不得,床上的小东西早就翻着白眼睡过去了。


  他坐下,伸手摸了摸,毛团子闭着眼伸出两只爪子抱住他的手蹭了几下。


  他笑笑,轻轻地抽了出来,团子的爪子突然空了不太适应,在空中乱挥了几下,又老老实实睡沉了。


  他坐在那,看了很长时间,一直看到它口水都快流出来,


  “秦一恒,”他开口了,声音很轻,“就算、就算你不会回来了,我也,”他咬咬唇,“我也......”


  他靠近猫,亲了亲它的额头,几乎是用气音对着它说了一句话。


  他直起身来,极温柔地笑了一下,走向卫生间。


  门关上的那一刻,猫的眼睛也睁开了,


  眸子湛蓝,眼神清冽,没有丝毫睡意。


  “喜欢”吗?


  那还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一个词语。


  猫伸了个懒腰,跳下床喵喵叫着讨吃的去了。

=============

我真是受够了!卧榻嘛只是想写个肉而已!我怎么又扯出这么一个梗!!!他妈哒这么多bug我自个儿圆都圆不回来啊卧槽!!!!!!我他妈的写的都是些啥啊!!!!!!!!shi吗!!!!!!!!!!!

见就着看吧..............

评论(21)
热度(22)

© 阿切氏笼头菌_谁也不能让咕咕森放弃挑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