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会放弃挑染的,聖让我放弃也不行,没用的,嗯。

太阳雨((

啊啊啊八哥哥竟然没赶上你的生日!对不起!!!

===========

秦一恒缓慢的沿着路边高出一块的地方迈着步子,头上乌云密布,脚下的植物因这片刻的阴凉而精神的抬起头。


  大概只有他们才能理解,并且,喜欢他。他想着,现场的手指拂过路边翠绿叶片,煞是养眼。


  尽管如此,他的心情还是很糟糕。


  作为一个雨男,他觉得自己做得已经足够称职了。


  可是人们还是不满足。


  他们总是抱怨他把雨下的太小了。


  但是那已经足够了啊,水再多一点的话会把植物的根泡烂的。


  秦一恒摸摸鼻子,一脸委屈的盘腿坐在地面上,好看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戳着地面,把地面戳出一个个的圆形小洞,像极了雨滴砸在上面。


  就连军训时孩子们都抱怨他不下雨或是雨下的太小了。


  可是军训不是用来磨练意志的吗,只下雨的话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秦一恒背靠操场角落的围墙,双手背在身后,头顶上方只是有点阴天,云彩遮住了太阳,比刚才凉快了不少。


  但他还是听到了抱怨的声音,然后随之而来的是教官加罚站军姿半小时的声音以及孩子们的哀嚎声。


  明明就已经足够了,秦一恒低着头,双脚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操场上的石子,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到底要怎么办啊。


  “不用去理会别人,做你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就好,不忘初心。”


  小时候他听到别人的抱怨,委屈的扑进爷爷怀里哭诉。


  然后爷爷抹去他的泪,慈祥的笑着揉了揉他略长的头发。


  “不用去理会别人,做你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就好,不忘初心。”


  可是啊,他摸摸鼻梁,转身走出了操场。


  为什么他们还是在抱怨啊,爷爷?


  但这次无人应答。


  再大一点,秦一恒不再在那用青砖红瓦铺就的带有浓厚的江南水乡气息的围墙和屋檐上蹦跳,尽管那细微的“啪嗒”声要比琵琶弹奏出的浮华之音好听了不知多少倍。


  然后,他知道了一个不同于他的存在。


  “啊,怎么又下雨了,好烦!”“是啊,什么时候才能放晴啊?”


  两个身着制服短裙的高中女生撑着花色各异的伞走出了校门,成为雨天中独有的风景。


  站在嘀嗒落雨屋檐上的秦一恒微微的失神,然后轻巧的跳下屋檐,衣角被风吹得微微向上扬起,像极了一只充满灵性的青鸟。


  然后,他撑起手中的黑伞,精致伞骨中间连接着的绣工精美有着暗纹的黑布遮住细细密密的雨点,也刚好遮住他微微上扬的嘴角。


  若换做以前的他,听到抱怨后也许会跑到角落去生闷气吧。


  时至今日,他却只是无奈的笑笑,感叹一句,人类真是难以捉摸的生物啊。


  但是啊,不管是哪个他,秦一恒在铺满了青砖的湿润小路上慢慢的走着。


  不管是哪个他,都从未,他停了下来,让脚下的这片土地成为人间地狱。


  晴天啊,人们总是偏向于你呢,江烁。


  秦一恒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

=============

应该!还有后续..........


评论(6)
热度(14)

© catch 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