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日小叔叔和秦一恒的鱼。

一块钱

总算给我最爱的CP写了篇同人了,上一篇荒目半路夭折了…………

OOC大概有?

同学点的“今天见到一块钱”然后我就…………

其实中心思想就是“一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一块钱你买不了上当!”(不对

一块钱的川我也想要……(……)

BUG有,希望能多给点评论……(x


  感受到光线的温度,一目连扯了扯被子,往里缩了缩。

  与布料的摩擦声一起传入耳中的还有金属落地的清脆响声。

  一目连闻声睁开了鎏金色的眸子,有些茫然,随即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急忙伸出手在地上摸索,直到指尖触到什么冰凉的物什他才心满意足地收拢起手指。

  那是一块钱。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一目连的睡意消了不少,他翻了个身仰躺在床上眯起眼看着指间的硬币。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钻入房间,金属材质的扁平物体反射着光芒,有些刺眼,但一目连却任凭光线在自己的脸上跳跃逡巡。

  然后他将冰凉的硬币握住,捂在心口,嘴角微微勾起,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

  这枚硬币之于一目连,并不只是一枚一块钱的硬币那么简单。


  与现在被阳光甜腻的温暖气息所充斥的宁静空间不同,一目连与这枚硬币初次相遇是在冰冷嘈杂的街边。


  那天是立秋,一目连记得很清楚。

  无处可去的他坐在被秋雨所笼罩着的街边,如龙一般的车队来来往往川流不息,不远处传来阵阵刺耳的鸣笛声。

  雨势磅礴,雨水一刻不停地砸在他的头上身上,和心上。

  沾水的樱色长发贴在他的脸与脖颈上,颜色肮脏而又狰狞,却不及他绷带下模糊右眼万分之一的可怖。

  不久前他还是舞台上垂眼启口而歌的“风神”,台下是无数为他温柔如风般的歌喉而倾倒的粉丝;而现在他却淋着雨坐在街边看着手中的报纸,木木呆呆,不知所措。

  雨点打在“‘风神’不再”的字眼上,一目连看着被浸成深色的纸张,觉得右眼有点疼。


  太过顺利的成名之路总是会招致某些人的嫉妒,于是他们便处心积虑地把美好给撕碎。

  一目连的右眼在一场“意外”中为了救一个粉丝而被毁掉了,狰狞的伤口让不少人离他而去。

  但他顾不得为自己悲鸣哭泣,他心里想的是很久之前就开始筹备的演唱会该怎么办,一直等着他的粉丝该怎么办。

  在某些人看来,这还不够。

  直到将他整个人撕成碎片,万劫不复,他们才会善罢甘休,才会心满意足地收回利爪,舔舐残留下的鲜血。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一目连被一堆完全是空穴来风的丑闻压得根本抬不起头。

  可是那些媒体哪管这是真是假,只要能戳中那些网络暴民的兴奋点,只要能给他们带来点击率与利润,便大肆渲染报道。

  哪怕这会彻底毁掉一个人。

  在舆论的压力下,一目连的公司也宣布取消一目连期待、准备了很久的演唱会,甚至宣布与他解约。

  那时的一目连啊,真是在一瞬间就感受到了整个世界的冰冷与恶意。

  之后有粉丝条分缕析地为他辩白,也有媒体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丑闻的不真实性。

  但是谁在乎呢?

  谁会在乎一个被公司解约的、丑闻缠身的小明星呢?

  他们只需要娱乐,又怎会在乎被毁掉的那个人。

  就像被子民抛弃的神明一样,那时的一目连觉得自己大概会一直带着满身的伤痛,守在那片断壁残垣,等待一群再也不会回来的子民,直到天地老去。


  但命运在他痛苦地捂住右眼低下头的时候给了他一束光。

  那是一枚一元硬币所反射出的银色光线。

  然后在硬币前他看到了一双短靴。

  再然后,他看到了那个白发男人。


  之后的一切随着荒川之主的到来而变得明快起来。

  在他最落魄的时候,荒川给了所有他最需要的东西。

  食物,住所,安慰。

  甚至是他不敢妄想的爱意。

  一目连问过原因,荒川只是冲他微微笑了笑。

  “五年前你刚出道的时候,笑得很好看。”


  后来荒川借自己平安京娱乐公司的股东身份向媒体施压,使得真相大白,不少曾经的粉丝也纷纷请求“风神”回归。

  但一目连实在是怕了。

  “就算回归,也会有人说我是被你包养的小白脸,说你只是被我的脸给迷惑了吧?“

  “我就算了。”

  “但我不想让他们这么说你。”

  荒川只是捏起一缕一目连染成白色的头发,轻轻揉搓。

  “也好,那就当我一个人的神明吧。”


  一目连坐起身摇摇头,晃走残留的睡意,然后光着脚跑到客厅,抱住那个白发男人,窝进他的怀里。

  “怎么光着脚?不冷?”

  “没事,有地毯嘛。”

  “荒川。”

  “嗯?”

  “你还记不记得你刚捡到我的时候,我面前有个一块钱?”

  “啊……就是这个?”

  “嗯。”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感觉好像我拿一块钱买了你,占了好大的便宜啊哈哈哈……”


  在那片废墟中,有河流经过,蓄谋已久。


评论(8)
热度(58)

© 阿切氏笼头菌_春风十里不及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