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会放弃挑染的,聖让我放弃也不行,没用的,嗯。

关于我狗儿的那些事(二)

接上,不会打链接,一戳头像w

前两天理综生物遗传题竟然用S、R表示基因…………考完之后同学都看着我笑…………心痛…………

还有什么想说的来着…………忘了…………想起来再说吧…………(你

欢迎来勾搭我呀!

想起来了我要插图片来着!


       当初那个男人拼拼凑凑也拼不出一套好御魂,最终只拿着两个针女四个网切过来找自己:“狗儿对不起……阿爸没用,只有这些……以后阿爸会给你打的!你放心!”看着男人盛满了愧疚的眼神,当时还是奶狗的自己接过了御魂,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

  然后就捕获了一只一脸傻笑的阿爸。

  真是容易满足啊,那个男人。大天狗拨弄着五颗勾玉这样想着。

  他一直知道,那个男人一点都不喜欢打打杀杀,但却会为了自己的式神努力地肝肝肝。

  至于原因,大天狗记得很清楚。

  为了给自己觉醒,阿爸跑去组了野队,带上了自己和白狼,为了刷材料刷得快一点还特意选了觉醒五层。

  大天狗清楚地记得在自己出招后,一起组队的另一只大天狗是如何一脸高傲与蔑视地腾空而起,一招清场;也记得一起组队的阴阳师是如何一脸嫌弃与鄙夷地说这大天狗怎么这么垃圾;更记得阿爸瞬间红了的眼眶。

  打完那一场后阿爸没再组队,跟阿爸相熟的阴阳师不在,他就带着白狼、吸血姬、座敷、雪女和自己一遍一遍地打麒麟,打了好几个小时,好不容易才攒齐了材料。

  觉醒之后,阿爸捏着攒了好久想用来买套新衣服的皮肤券,咬咬牙给他买了清风雅乐。

  于是他在来到这个寮的第一天升了四星,觉了醒,穿上了新衣服。

  也许很多阴阳师能做到更好,但大天狗明白这已经是男人的极限。

  ……就先不提觉醒之后男人反腐要求他摘面具然后傻笑并因为他戴面具的力度而担心地说“狗儿啊你别把脑袋摁进去了”;也不提自己刚穿上新衣服男人就捂住双眼扒下衣服换上初始装眼角带泪微笑着说“那套衣服太美了容易晃眼,还是穿这个吧,清纯不做作”了吧。


  阿爸除了任务之外从不打斗技。

  据老前辈雪女回忆:“做任务那天场面真是太过凄惨,还没来得及出手,对面姑获鸟就已经屠场了,连阿爸自己都捂着脸没眼看。”

  大天狗曾问过阿爸为什么不斗鸡。

  听到问题后男人厚如城墙的老脸变得黑里透红:“嘛……这个呀……是、是阿爸太没用啦,去斗鸡只会让你们挨打……看得我怪难受的……而且可能会有人骂咱们垃圾,我倒是无所谓啦,是我不好,没时间带你们,骂我一个人就好了别欺负我家式神呀……”

  说着说着大天狗就看到男人抬手抹了抹眼角,还傻乎乎地笑着说眼里进沙子了。

  白痴。

  ……还是不提男人从此立下了“60级前不斗鸡吃低保”的远大志向了吧。


  就在昨天,阿爸兴冲冲地跑到神龛一脸猥琐地看着万年竹说道:“卧槽这大笛♂子带感!”然后跑去返魂。

  ……然而男人对着式神录看了十多分钟也只是忍痛把几个重复的R级式神返了魂,御札也只攒到800。

  男人最终看着御札撇了撇嘴,一边嘟囔着“反正以后也是可以召唤的”一边毫不犹豫地花光御札买了四个四星白蛋给自己升了五星。

  大天狗摸摸第五颗新勾玉,想起了男人昨天把白蛋喂给自己时的自言自语。

  “嘛SR不好惹,返小白的话小黑要砍死我的,骚叉子也不让我返大师,凤凰火大概会直接送我上天吧……”

  其实那个男人返魂的时候根本就没看SR式神,连R级式神返魂时都一脸痛苦,犹如自宫。

  “来了我寮就都是我的孩子呀!”

  大天狗勾了勾嘴角。  

tbc

评论(14)
热度(9)

© 阿切氏笼头菌_谁也不能让咕咕森放弃挑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