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日小叔叔和秦一恒的鱼。

军令如山(一)

天惹噜我终于码出来了! @杳衣 木旦儿旦儿我错了呜呜呜憋分手!!!!!!!!

军衔实在查不到qwq好久之前就想写这种设定qwq估计BUG不少..........请不要大意的告诉我!酥鱼鱼需要你们的评论!(谁管你

===============

       台上戏子唱的咿咿呀呀,楼下纨绔子弟的椅子晃的吱吱嘎嘎,耳边是早已听厌的《牡丹亭》,秦一恒探身端起桌上的清茶,轻吮一口后眯着眼看向窗外,什么如花美眷什么似水流年,全都与他无关。

  窗子雕饰精美,外面不知名的鸟雀欢快地啁啾着,手指敲打着的椅子氲出淡淡的檀木香,秦一恒端着那杯明前龙井,透过价格不菲装饰精巧的栏杆看向楼下的戏台,正对上那位“千金买一笑”的戏子抛来的媚眼,妩媚缠绵。

  秦一恒低下头,抿了一口茶,假装没看到。

  他微微挑挑嘴角,眼神掩在升腾起的白雾后看不分明。

  老督军下的功夫可真够大的。

  胆子也够大。

  这么器重他,就不怕他夺位掌权吗?

  秦一恒想起前几日老督军附耳之语,眸光暗了暗。

  给他儿子镇住这万里江山?

  笑话。

  他并不像自己的父亲那般,跟这老督军感情深厚,小督军也不像老督军,没有让人错不开眼的天赋来让他卖命。

  不过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他又不是诸葛亮,凭什么这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更何况,这江山,本应姓秦。

  他看着楼下舞着水袖的戏子,冷笑了一声。

  老督军能耐大得很,也不知是从哪里知道自己不喜欢女人,还特地找个男优伶送到他跟前。

  只可惜,这艳酒不适合他。

  他能咽下口的,就只有这清茶一盏罢了。

  秦一恒饮尽了茶,掩去了眼中的锋芒,站起身来想要离开。

  他抬眼,却不经意间瞥见了一个人。

  那人背对着秦一恒,一头发色略浅的头发干净利落,一身长衫端的是温文尔雅。

  似乎是察觉到了秦一恒打量的目光,那人突然回过头来,双方皆是一愣。

  秦一恒看着那双浅色眼珠,默默赞叹了一声真是生了一副好皮相,面上却没显出来,只微微笑着冲那人略一点头。

  那人回过神来,也笑了笑,眼睛像是弯弯的月牙,甚是讨喜。

  秦一恒眯了眼,那人温暖闪亮得就像是夏日漈水上空闪烁的繁星。

  两人仅是萍水相逢,秦一恒只看了一眼就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余那人看着他的背影,听着“哒哒”的军靴踏地声若有所思。

  ==================

  再次相见是秦一恒所始料不及的。

  老督军坐在正座,那人就早在旁边冲他笑。

  那笑与那天的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多了一抹狡黠。

  老督军一声咳嗽打断了秦一恒的怔愣,拍手要秦一恒坐下,然后就介绍起来。

  那人名叫江烁,与贩军火的洋商来往很密,是漈州安军的重要军火供应。

  果然是漈江上空闪烁着的繁星吗。

  听到老督军的介绍,秦一恒点点头,恰到好处地掩起眼中的狂喜。

  这江山,马上就要收于囊中了。

  秦一恒微微启唇,还未来得及介绍自己便听得江烁一声轻笑。

  “秦司令秦一恒,是吧?”他又笑了笑,“安督军经常提到你,甚是器重。”

  秦一恒点点头,两人相识却无言,只桌上一香炉伴着督军说话的声音缓缓吐着青烟。

  ============

  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划破了寂静的网,秦江二人急忙站起,唤来下人将老督军扶回房内去叫医生。

  一群人急忙扶了督军,秦一恒看着这一片兵荒马乱抿唇不语。

  等到厅内只剩下两个人时,江烁很轻很轻的开了口:“安老督军如今肺疾严重,怕是没多少时日了,之后的生意,可就全仰仗您了。”

  秦一恒没有回头,只微微挑了嘴角:“江老板,这话言重了,这漈州可是姓安,小督军才是您应该依附的人。”

  江烁的声音更轻了些:“现在姓安,可说不定,安老督军驾鹤西去之后,这江山马上就会易主。”他顿了顿,又说,“漈州风调雨顺,物资丰厚,乃兵家必争之地;这小督军只精吃喝玩乐,在军事上没什么建树,漈州在他手里,绝留不长。”

  “既然江山一定会易主,又何必让这肥水流了外人田,您说是吧?”

  “秦督军?”

  这一声轻得几乎听不见的“督军”在秦一恒听来却如惊雷一般,他失了平日的沉静,猛得回过身来死死盯着江烁,声音迅速冷了下来。

  “江老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烁看着面前的枪口,一脸轻松。

  “没什么意思,只是在陈述事实。”

  江烁看着秦一恒越来越冷的脸色叹了口气,径自回到座位上喝了口冷掉的茶。

  “秦司令,现在在这里杀了我也没什么好处,不如我们坐下来谈一谈?”

  秦一恒微眯了眼,握着枪的手却没松开。

  江烁见状无奈地摇摇头:“秦司令,你现在杀了我能有什么好处?且不说你明目张胆地在督军府杀人会有什么影响,就算你神通广大把这事压下来,那之后呢?最大的军火来源没了,你以为那些精得跟狼一样的人还会跟你合作吗?”

  “......我凭什么信你?”

  “嘛,第一,对于垄断这种事,我还是很在行的;”江烁舔舔下唇笑了笑,“第二,秦司令,我是个商人,对商人来说,最重要的,不过是个‘利’字。”

  “如若你我二人合作,你得权势我得利,岂不两全其美?我想要的,不过是有足够的钱财让我平安度过此生。”

  说罢,江烁微笑着看着秦一恒沉默的松开了手。

=============

最近手机客户端有点问题嗷...(估计太久没更新.......评论看不到嗷.......但是点开还是能看到的嗷.........所以回复可能会晚一点...........但是我真的真的想要评论啊嘤!!!!辣么萌的小鱼砸不来一条嘛!!(噫这里有变态!

评论(25)
热度(39)

© 阿切氏笼头菌_春风十里不及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