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日小叔叔和秦一恒的鱼。

有猫在(三)

依旧短小,OOCOOCOOC

============

  眼看着袁阮就要把自己抱进怀里,秦二一把拍掉了袁阮的爪子,顺便瞟了一眼听到“贵”之后就两眼放绿光的江烁。


  他妈的敢把老子卖了就挠死你!


  袁阮会错了意,以为自己把猫弄疼了,抬起手想安抚,秦二眼疾手快一把按下了袁阮的手,死死的压着,压着,一脸严肃与深沉的望着这从小熊到大的二逼孩子。


  做人啊,还是矜持一点的好。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砸门声,“快开门快开门!扫黄了啊!都把身份证拿出来!赶紧的!”


  猫科动物的听觉太过敏锐,刚响了一声秦二就“喵呜”一声满屋乱跑,最后钻到沙发下面就露条尾巴。


  江烁看着钻在沙发下面的秦二咂咂嘴,走过去开门。


  一开门就看到满口大白牙。


  “哟,小朋友也来了,正好爷爷给你们露一手,中午做红烧鱼!”


  “不行!”袁阮一听就急了,“猫不能吃太咸的东西!”


  白开眯了眯眼,“人缺心眼还没说话呢你急个屁!”


  “换清蒸!”江烁一拍桌子定了菜。


  麻痹我家秦二好贵的呢!吃坏了去医院那花的都是钱钱钱啊!


  “行行行,你俩人多势众还加只猫欺负爷爷,清蒸就清蒸。”白开嘟囔着提着鱼进了厨房。


  这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袁阮又突然开口:“江烁,怎么没见秦一恒?你没叫他?”


  江烁拿起茶杯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说:“那不做你旁边呢吗?是吧秦二。”


  袁阮往旁边看了看。


  除了那只舔着爪子的、好像刚才躲沙发下面的不是它似的猫,就只有空气了。


  袁阮一脸僵硬的转过头来,“事情怎么......发生的那么突然......”


  江烁喷了一口茶出来。


  “咳咳、那、那只猫就是、咳咳!”江烁一边咳嗽一边解释,脸胀得通红。


  袁阮登时双眼无神表情肃穆。


  完蛋啦我竟然性骚扰了业界一哥白开说过他记仇嘴毒城府深一肚子黑水他会不会把我卖到小山沟里给人当媳妇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沙发上完全不知道袁阮脑内吐槽小剧场的一人一猫就看到袁阮出人意料地“嗷”一嗓子,蹦起来就“白爷爷白爷爷”地喊着冲进了厨房。


  ......脑抽是病,得治。


评论(5)
热度(14)

© 阿切氏笼头菌_春风十里不及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