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日小叔叔和秦一恒的鱼。

依旧是自习课产物_(:з」∠)_

 千岁已逾,他仍记得那日寒冬落雪,白叶纷扬飘落,他缩在肮脏的街角,身上丝缕布条丝毫挡不住寒气。许是命尽,他眯着眼,遥望上苍,默然不语,澄澈透亮的蓝刺痛了他的眼。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素手白如玉,执铜钱。他抬首,冷雪、行人、孩童皆荡然无存,唯余面前如花笑靥。


  “我赠你古钱,以后追随我可好?”男子启唇,音色温润如玉。


  “......好。”许久未开口,他声音沙哑,不堪入耳。


  男子闻声笑的更欢,丝毫不介意他身上的脏污,执起他手,将铜钱放于手中。


  红线伴铜线,青鸟归巢,羁绊似红线蜿蜒曲折,如山间细流,飘忽来去,又如晚照中的彩云,利刃难断。


  ===============


  “江烁,把这铜钱带上,别摘下来。”秦一恒郑重其事的把一枚穿着红线的冰凉铜钱放到江烁手心。


  “哦,这什么啊?”江烁见他面色严肃,乖乖带好,晃了几下手腕,洁白的手腕衬着古朴的红线,煞是好看。


  “岁钱。”秦一恒抿了抿嘴,“能保平安,我只得一枚。”


  =============


  “秦一恒?”


  “秦二?”


  “秦二!”


  略显不耐的叫喊声将他从记忆湍急的河流中拉起来。


  “怎么坐着就睡着了。”男子皱着眉,轻声嘟囔了一句,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铜钱贴到脸上,带了人的体温,暖暖的。


  他但笑不语,只抬手把男子的碎发掖到耳后。


  足矣。


评论(2)
热度(18)

© 阿切氏笼头菌_春风十里不及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