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会放弃挑染的,聖让我放弃也不行,没用的,嗯。

有猫在(一)

  江烁头痛的看着眼前的毛团子。


  一身奶油色的长毛猫咪在暖色调的布艺沙发上团成一团,似乎是觉察到了江烁的目光,它抬起头来,冲江烁“喵呜”叫了一声。


  不闹,很乖,叫声温柔,有什么事只会用那双蓝瓦瓦的大眼看着你。


  单纯让他养一只猫是没什么问题。


  但他妈的现在的问题是这猫是秦二!


  江烁看着自顾自舔毛的布偶猫叹了口气,猫咪闻声抬起头安慰似的叫了一声,江烁伸过手去摸了几下,猫舒服的眯起眼,抬起头去蹭江烁的手心,江烁嘴角弯了弯,心情着实好了不少,掏出手机来给白开打电话。


  不接。


  江烁咂咂嘴,看了看猫,猫咪蹭过来跳到他腿上讨好的叫了一声。江烁看这猫乖巧的模样忍不住给它挠了挠下巴,猫眯着眼,喉咙里发出愉悦的呼噜声。


  江烁又挠了两下,然后继续不屈不挠的打电话。


  “我操小缺别闹,等爷爷睡醒了再为国捐躯,我先挂了啊。”白开声音迷迷糊糊的,听起来像是刚被吵醒。


  机智如江烁二话没说,直接把准备好的lost rivers放给白开听,然后让耳朵远离手机。


  “我操他妈的这谁家死爹了!”随着喊声传来的还有一声诡异的重物落地声,十有八九是被吓的滚下了床。


  这边也没好多少,布偶一个机灵抬起头来,凄厉的叫了一声,一整只缩成一小团所在抱枕后面,只露出两只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手机。江烁见状赶紧好声好气的安慰了几句。


  “小缺你受什么打击了?秦二跟人跑了?”


  “滚你妈的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过秦二确实是......出了点事。”江烁忍不住回头看了看。


  已经恢复过来的猫咪正努力地扭着脑袋舔背上的长毛。


  “哟,这事稀奇,业界一哥竟然载了,怎么回事?说出来让爷爷乐呵乐呵。”白开在另一头懒洋洋的调侃。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还是过来一趟吧。”江烁咂咂嘴,难得的无视了白开的咋呼声,挂断了电话。


  这种事让他们业内人士来就好了。江烁坐下,把伸出爪子想要抓沙发的猫抱到腿上顺了几把毛,关掉了锁屏。


  ========


  “昨天我跟秦二去处理房子,就里面有只死相很惨的猫的那个宅子,秦一恒就看了看猫的尸体,啊对,他还用手戳了!”


  “不对啊,就算是猫妖,死了之后灵力也早就不在尸体上了啊。”白开摸着下巴,胳膊肘支在大腿上,眉毛几乎皱成一个死结。


  “猫妖?”江烁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镜子照鬼那件事可谓是记忆犹新。


  “嗯,应该是。”白开身体后仰,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因为被人杀害,心有不甘,所以把修为”白开愣了一下,随即激动的喊道,“秦一恒还有没有碰什么其他的东西!”


  “其他东西?好像是有......有个铃铛!我还带回来了!”江烁翻翻找找赶紧把东西摸索出来递给白开。


  白开接过来仔细看了一下,“没错!就是它!”白开猛一拍大腿,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本来趴在江烁大腿上安静的舔着毛的猫咪突然抬起了头,“喵呜”一声就站起来去抓铃铛。


  白开举起铃铛左摇右晃,就是不给它,猫咪先是趴在白开身上,微张着嘴,脑袋随着铃铛来回摆动,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铃铛看,后来看自己死活拿不到,俩大眼珠子骨碌一转,机智地跑到江烁脚边喵呜乱叫团团转。


  “啧,”江烁皱皱眉,一把抢过铃铛扔给叫个不停的猫咪,“到底怎么回事?”


  白开砸吧了几下嘴,感慨了一下世态炎凉,连小缺都重色轻友了,“小缺你上辈子做了多大孽啊老天爷他老人家连这么点智商都不肯给你。”


  “这猫死时心有不甘,怨气全都在这铃铛上了,估计这铃铛是它平时顶喜欢的一个玩具吧。


  “但是为什么怨气为什么这么大就不得而知了。”


  江烁咬着嘴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转过脑袋去看猫。


  猫咪早早跳到沙发上抱着铃铛啃得不亦乐乎。


  “所以,先想想怎么养好秦二吧。”

来张布偶!超级萌!

写文的原因就是!想要!看!被白开烦的不行的秦二嗷呜一爪子挠上去!所以就写了!就是这么任性!

...........其实是想看江烁秦二一人一猫在阳光下睡得昏天黑地的傻样_(:з」∠)_

保证是朋我啦!

会虐哒!(如果我写的出来的话

哒!

另外lost rivers超赞(((

评论(21)
热度(30)

© 阿切氏笼头菌_谁也不能让咕咕森放弃挑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