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会放弃挑染的,聖让我放弃也不行,没用的,嗯。

关于一个梦

哎,其实就是一个梦啦,我可是!可爱的男孩子!(麻烦你滚啦!

略微折射了一下我目前的现实啦其实.........

另外,我是!可爱的男孩子!(滚啦!

--===============

  大概是在清晨。


  老板依旧要我打扫房间。


  本来一切都是像原来一样枯燥而又乏味。


  但是啊,我在熟悉的、走了千万遍的走廊尽头,发现了一扇门。


  一扇陌生的、刻着繁复花纹的门。


  以老板的财力绝对不会用得起这扇门。


  但是为什么呢?


  不知从何而来的冲动控制了我的身体,那股不属于我的强烈的好奇心支配着我,我穿着欧洲十八世纪略显可笑的学徒装,稍长的头发被一根丝带束在脑后,腿不受控制的一步步走向那扇门。


  为什么?


  我那仅有的好奇心不是早就被消磨掉了吗?


  但是为什么?


  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覆上了门把手。


  一切都被分解成慢动作。


  天啊,上帝啊,那并不是我的意愿啊!


  上帝啊!请救救我,让我停下来吧!


  我并不想去面对那门后的未知事物啊!


  画面顺利的一帧一帧的进行着。


  上帝并没有听到我的祈求。


  然后,门开了。


  并没有我想象的恶龙或是奇异仙境。


  只有如惊兽般四处飞扬的尘土。


  我耸了耸肩,走进去打量着。


  脏。


  但是从窗中透进来的金色阳光把这里染上一层温暖。


  身后传来异响。


  一只不知从何而来的精灵单手挂在高高的柜子上。


  另一只手拿着我叫不出名字的、做工极其精巧的乐器。


  美得惊人。


  想要靠近他。


  想要碰触他。


  想要抚摸他。


  想要拥抱他。


  而这一切并不仅是因为他看上去快要掉下来。


  我伸出手去。


  “嘿!”他看上去很惊慌“人类,快把你的手拿开!”


  声音尖利,但却罕见地好听。


  “好吧,”我伸回手去,耸耸肩,“可是你看上去快要掉下去了。”


  “但是,我不能被人类碰到啊。”他皱着眉。嘟起的嘴像布丁一样诱人。


  一只蠢得罕见的精灵。


  “嘿,那边有个桌子,跳到那上面。”我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啊,谢谢!人类!”他看起来很高兴,真好养啊。


  “嘿!能不能别‘人类,人类’的叫我!我有名字!”真是没礼貌。


  “抱、抱歉,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他冲我笑笑,笨手笨脚的想要爬下来。


  “我叫......”等等。


  我叫什么?


  我的名字是什么?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我为什么全都忘记了?


  我到底是谁?


  “..........你,就叫我人类,好了。”


  “到头来还不是一样.......”碎碎念的小鬼。


  但现在我无暇顾及这个。


  有什么很不对劲。


  记忆出现了偏差?


  还是我,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彭!”


  我惊慌的转过身。


  那个笨蛋摔在了桌子上。


  我叹口气,走了过去。


  “喂,没事吧?”我伸出手去想要碰碰他。


  但是并没有碰到他。


  不仅是因为他之前对我说的“精灵不能被人类碰到”。


  他失去了知觉。


  怎么办。


  走掉?


  潜意识并不允许我这么做。


  诅咒?


  谁知道呢。


  我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踏上征途?


  我自认不是一个热血青年。


  那点激情早就被现实磨灭。


  但是啊。


  但是,似乎在潜意识里是比较重要的人呢。


  所以,出发吧。


评论
热度(3)

© 阿切氏笼头菌_谁也不能让咕咕森放弃挑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