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会放弃挑染的,聖让我放弃也不行,没用的,嗯。

候鸟(忘记什么时候的练习

妈呀我写的越来越烂了。(←从来就没好过(哎(x

====================    

         白开搬出最后一箱杂物后直起了腰,腰部骨骼发出“咔咔”的声响。


  “哎哟我操爷爷我这腰,我说小朋友你可得给爷爷发工.......”白开调侃的话在看到袁阮后戛然而止。


  袁阮趴在桌上,稍显干燥的唇微微的张着,纤长的眼睫像是不安的蝴蝶翅膀一般微微的颤动着,在脸上投下一片扇形的阴影,显然已经睡熟。


  白开摸摸后颈笑了一声,轻轻搬了把椅子坐在旁边,两只手臂交叠在一起放在桌面上,他把下巴磕在手背上,眯着眼看着袁阮。


  他把这个姿势保持了很久,仿佛时间都凝固了一般。


  然后他叹了口气,伸出右手捏起袁阮的一缕头发,轻轻把玩着细软的发丝,手感极好。


  白开知道,在他身后放着的箱子里,放着一把略显陈旧但音色极佳的小提琴。


  袁阮跟他不一样。


  袁阮遇见白开之前的人生就像是平静的湖面,虽偶有涟漪,但终究会平静如初,但当一片名为“白开”的落叶落入湖中后,湖水开始泛滥,开始激荡,久久不能平息。


  明明是,我们毁了他的人生啊。


  他原本可以像普通人一样,找一份工作,闲余时间拉拉小提琴,被父母唠叨着相亲找对象。


  但一切假象都在那一天被风吹起。


  窗外日落西山,原本绿的逼人眼的棕榈叶染上了一层红色光辉,晚风渐起,从窗口吹进来,吹到白开身上,白衬衫的衣角轻摆。


  但还是没有停止步伐。


  袁阮仍像候鸟追逐太阳一样追随着白开。


  用那种固执的、让人错不开眼的、无法忽视的坚持。


  "反正都在一起了,以后再搬也不迟。"


  “晚安,小候鸟。”


评论
热度(11)

© catch 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