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日小叔叔和秦一恒的鱼。

雪海(长篇

请广大民众监督我

===========

 天地间一片模糊。

  江烁站在半山腰,抬起胳膊遮挡着凛冽的风雪。

  雪很大,所有的景物都失了原本安静的样子,变得张牙舞爪狰狞非凡,风很烈,江烁身旁的树被吹得摇摆不行,地貌跟往常变得截然相反,熟悉的标志物深埋雪下,就算是常年在此居住的采药人也会轻而易举的迷路。

  江烁躲到一块岩石后面,把身后的背篓挪到身前来抱住,他朝双手哈了几口热气,飘渺的白棋转瞬就消失在风雪的怒吼中,江烁搓了搓手,整个人缩成一小团,望望上方昏暗的天色,江烁咬咬下唇,为难地皱着眉。

  雪海汹涌滂湃,风浪夹裹着大的过分的雪花毫不留情的拍打着江烁,他有点困倦。

  江烁拍了拍脸,顶着劲风努力地站起来,拿着之前捡来的树枝撑住身体,一步步的艰难前进。

  在这种地方,睡眠就等于死亡。

  风刀割在脸上,江烁只感觉到大片大片的雪花砸到了脸上。

  过低的温度使得江烁的感官开始麻痹。

  他颤颤巍巍的往前走了几步,那里原本有一个石洞,应该可以躲一下风雪。

  许是冻僵的双脚无法像平时一样掌握方向,江烁走到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石洞。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大概是被雪盖住了,毕竟雪下得这么大,江烁的意识开始模糊,也许我命该绝于此,他这样想着。

  江烁踉跄着倒地。

  意料之外的,疼痛并没有如期到来,反而像是倒在了一大团棉花上,温暖而又绵软。

  在以江烁为中心的圆形范围中,所有风浪都消失不见,雪海恢复了平时的静谧。

  江烁惊异于他所触及到的东西,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挣扎着抬起头。

  他只看到如瀑青丝,和一双好看到过分的双眼。

  然后,全世界都陷入一片黑暗与宁静。

=============

先更一点啦_(:з」∠)_cp很正的_(:з」∠)_我得留点存稿,下周末运动会我会不遗余力的狂写的!!(只要SB到爆的娘娘腔老班不烦我

你们来猜一下秦二是啥物种啊_(:з」∠)_(谁理你(80别说正确答案啊!

评论(2)
热度(16)

© 阿切氏笼头菌_春风十里不及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