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会放弃挑染的,聖让我放弃也不行,没用的,嗯。

贰花生贺【【【

死蠢注意,没修 同居30 浏览过去的相片

“咳咳!”灰尘被江烁拿着的鸡毛掸子拂下来,今天天气不错,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可以清晰地看到灰尘四处飞扬的轨迹。

  

    “我靠,秦二你他妈的是有多久没打扫了!”江烁转过头,冲着厨房吼了一声,意料之中的没有得到回应,他回过头,继续整理书架上的各种杂物。

    几张盖满了灰尘的字画下面是一个雕刻着精美花纹的箱子,看起来年头很久,铜质的纹路上已经已经有了一层铜绿,可以看出时光在上面流淌过的痕迹。

  

    “诶里面是什么啊怎么以前没看过......还没上锁......”江烁疑惑的看着它,放下了鸡毛掸子,手指在上面轻轻地拂了几下之后打开了箱子。

  

    里面是一叠反放着的老旧相片,江烁随意的翻了一下,大多数相片的背面已经泛黄,但从放着的如此整齐可以看出相片主人对相片的珍视。

  

      翻过相片的瞬间江烁愣了一下,手指慢慢的摩挲着老旧的相片表面,心中的感情无以名状。

  相片上长相清秀的少年脸上带着清清浅浅的笑,长发及肩,凤眼含笑,旁边的人笑得一脸灿烂,即使是在照片里也可以感受到他给人带来的暖意——那是足以融化坚冰的、太阳一般的温暖。

      江烁脸上不禁沾染了一丝笑意。

      再向后翻,相片里的主角就几乎只有江烁一个人,无一例外的,他的脸上永远都蔓延着温暖的笑。

  翻到比较靠后的一张,江烁停下动作,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照片不是秦一恒照的,估计是事后找旁人要来的,照片上两人别扭的穿着女生校服,江烁低着头,揪着秦一恒的裙角,秦一恒倒是一脸的无所谓,江烁至今还对寝室阿姨直接放行的行为表示不可思议,可能是因为秦一恒打头的缘故,秦一恒当时留着一头长发,长相清秀,腿又细又白,阿姨大概是把他当女生了。

      江烁弯弯嘴角,想着得把这张照片留下,以后好好嘲笑一下秦一恒,不过,前提是得把他自己那一半撕掉,不然就自个儿打脸了。

      剩下的照片不多,很快就翻完了。

  

   江烁看着在高中时期就结束的相片,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情绪。

  江烁咬了咬下唇。

  那该是多么的寂寞。

  江烁有点痛恨当时自己的懦弱与任性。

  

  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离他而去,还来不及消化伤痛,自己又要求忘记这一切。

  世上再无人牵挂,即使是死掉也不会有人发现。

  

  就好比是飞鸟与鱼,青鸟独自飞翔在高空中,从未遇见一个与之相同的生命,直到他来到了河流。

  他遇到了一尾小小的鱼儿,于是他懂得了什么叫做温暖。

  

  然后鱼儿忘记了他。

  他重新起飞,翱翔在流云当中。

  但他再也无法做到从前的淡然,他会不断想起那一尾鱼,然后狠狠的吞下苦涩的果实。

  寂寞如雪。

  

    江烁之于秦一恒,就是那片飞不过的沧海。

  

  “喵呜!”

  “咣当——”

  

    “啊!”

  秦一恒家里养的猫不知何时挤进了门缝,趁江烁不注意喵呜一声扑到了江烁的腿上,江烁一时没站稳,连人带凳子摔了个四仰八叉。

  

  江烁揉揉腰,呲牙咧嘴的抬起了头,罪魁祸首好端端地蹲坐在旁边,见受害人抬头看它,颠颠地跑过去讨好的蹭着他。

  

  “江烁!怎么了?没事吧?”听到巨响,秦一恒连手都来不及擦一下就赶紧跑到书房来查看情况。

  “啊,没事,猫突然叫了一声吓了我一跳。”江烁抬起头,微笑着挠了挠猫的下巴。

  

  “真行啊你,还真是五行缺智商。”秦一恒嗤笑出声,趁江烁还没发作弯腰抱起猫咪,“去歇一会吧。”

  

  “啊好。”江烁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看着秦一恒逗猫的样子,江烁有点释然。

  不管以前怎样,以后自己一定会陪着他。

  

  直到结束。

  “江烁?”

  “诶,来啦!”江烁回过神来,向房门走去。

  身后尘埃还未落定,阳光透过灰尘,照在没来得及收拾的相片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在江烁照片的背面被人用中性笔写上了两个字。

  “太阳”。


评论(8)
热度(26)

© 阿切氏笼头菌_谁也不能让咕咕森放弃挑染 | Powered by LOFTER